爱聚科技两年成国内元宇宙/NFT技术独角兽,推动行业NFT数字藏品与社交元宇宙互通!

2022-10-25 14:40:31 来源:

时下,没有什么比元宇宙(包括元宇宙相关概念:NFT、区块链等)更火了。

尼尔·斯蒂芬森或许想不到,这个在1922年出现在其小说《雪崩》里的词汇,会在100年后的2022年,席卷中外科技圈。这场演变以海外巨头FaceBook更名为Meta,达到故事高潮。随即,腾讯、阿里、字节跳动、百度…凡可以数得上的、叫上名的科技公司们,迫切要与元宇宙产生链接,彷佛晚一步就拿不到奔向未来的门票。

然而,当人们兴致勃勃走近由科技巨头构筑的元宇宙世界时,顿时傻眼了。

“这和上上上个风口ARVR没什么区别啊”“是一场技术骗局吗?”尤其是扎克伯格的一张元宇宙3D自拍,更是招致了无数嘲笑,人们质疑“都砸了100亿美元,但是做出来为什么却是30年前的建模水平?”当然,这个问题扎克伯格目前给不出答案。

但有一点毋庸置疑,所有躬身入局的玩家很明确:元宇宙,即未来。

“过去一段时间对于NFT、元宇宙、Web3有很多噪音,大家会认为有很强的泡沫。这其实是真实的评价,过去几年有很多偏向概念的应用让大家去尝试,尝试后大家觉得不过如此,但我个人认为今年或者明年,噪音会变弱,会有各种各样的元宇宙应用出来。一定会筛选出解决了问题的产品和应用。”一家来自中国杭州成立十年之久的软件技术服务公司爱聚科技,其创始人马国良告诉XMeta联盟,对于元宇宙、NFT给当下,甚至给未来带来的改变,作为行业从业者,他从未怀疑。他说,从去年二三月份爱聚科技为国内A股上市公司定制开发NFT系统开始,爱聚科技累积服务了近200家NFT及元宇宙平台公司。先后成为百度超级链第一家NFT数藏藏品平台技术合作伙伴、蚂蚁链、腾讯至信链、BSN链等国内知名联盟链早期服务商。同时也是国内首家将NFT、区块链、元宇宙概念通过技术打通,落地商用业务中,包括国内NFT平台前三名、前十名、前三十名平台中都有爱聚科技的身影,累计服务千万级NFT、元宇宙消费用户,拥有非常深厚的商业实战经验。

而被称为元宇宙之父的马修·鲍尔,更是佐证了这一点,在书籍《元宇宙改变一切》中,他指出,元宇宙好比移动互联网兴起的后继者…给互联网的作用和使用方式带来变革。

变革会如何发生?破坏式创新会来自于巨头还是中小创业者?躬身入局者应该如何探索属于自己的道路?不久前,XMeta联盟也对话了爱聚科技创始人马国良,成立于2012年4月的爱聚科技,可以看作NFT、元宇宙虚拟世界的生产工具,借助SaaS及私有云的形态,帮助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升级。

在这家公司的畅想里,未来的元宇宙世界,用户不仅可以进行娱乐、社交,还可以学习、工作,甚至在虚拟空间长时间生活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家公司头部电商SaaS服务公司,经历过十年电商双十一千万级订单并发的技术公司,在整个NFT、元宇宙技术领域拥有丰富的系统研发经验,这背后无法忽视的还有其来自各个大厂的团队背景。

作为爱聚科技公司创始人,马国良又是怎么看待当下NFT、元宇宙面临的噪音、以及对未来的期待?

01 NFT、元宇宙行业有痛点也有机会

XMeta联盟:爱聚科技目前从事的赛道是NFT/元宇宙,非常新的赛道,最为这个赛道的创业新秀,可以简单描述下爱聚科技目前的布局与发展吗?

马国良:这个问题可以先从爱聚科技在Web3/NFT/元宇宙的定位出发,我们做这个事情,是希望成为数字世界建设者,或者说基建参与者。把自己称为数字世界的生产工具。这个愿景很长远,目前还处于第一阶段。我们更愿意说自己是虚拟活动的工具,助力客户把线下活动搬到线上,助力其降本增效。

在去年年初二三月份,我们也拿到了第一个A股上市公司客户NFT元宇宙战略合作,去年10月开启了NFT元宇宙产品线标准化商业输出,截止到目前也进行了不同场景的商业落地,比如NFT数字藏品平台搭建、数实结合(数字藏品与实物电商结合)、PFP版权品NFT技术、元宇宙社交互动等场景,差不多有几十种不同类型。

XMeta联盟:其实我很好奇,因为了解到马国良之前也是互联网大厂中高层,怎么想到一脚踏入NFT元宇宙行业?当时发现的市场痛点是什么?

马国良:行业会把我们归到NFT元宇宙行业,我个人会比较关注SaaS、交易、互动、区块链等相关技术,也会想要在这些应用上进行相关创新。我过往从业经历是在电商行业(阿里集团)和社交行业(人人网),我本人也是Web2.0和Web3互联网爱好者(曾著作Web2.0《正在爆发的互联网革命》热销十余万册)。创业前十年,让我们团队积累了丰富的电商交易管理系统经验,在社交产品设计及电商交易高并发订单处理、防黑客、服务器攻防技术拥有较多经验,正好满足NFT元宇宙的整个技术经验沉淀。

▲图:爱聚科技NFT技术解决方案

XMeta联盟:具体到业务层面的话,我有看到咱们有很多大客户(包括甚至有很多家央企国企客户),可不可以理解为公司做业务的主要出发点是“大客战略”,以及一些B端客户,那么NFT元宇宙如何为这些企业服务?

马国良:我们没有刻意公司去做大客战略,更多是把我们服务的用户作为“标杆客户”。当然,我们也有很多产品去服务中小客户。标品和定制项目同时在跑。

有两种不同的分类。有些客户对元宇宙本身有较强认知,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更多是共创关系。有些对NFT元宇宙空间认知不深的客户,我们会做更强的输出,并为其提供解决方案。

02 如何用元宇宙重构人、货、场

XMeta联盟:我记得您曾有个分享,元宇宙可以重构人、货、场,这种重构具体是怎么实现的?

马国良:这个观点更多是从营销角度展开的,我们发现现在产品面对的用户群,年龄在不断下降。比如05后、10后会慢慢占据消费主流,这批用户在成长过程中,极有可能已不是“数字化一代”,而是“元宇宙一代”。

他们生长的环境是被元宇宙充斥的,因此,面对这些用户,传统人货场可能需要按照元宇宙语境去重构。具体怎么实现呢?

比如说人,在元宇宙中更多指的是虚拟人;货在国内探索中更多是像数字藏品的方式;场更多是像爱聚科技这种解决“XMeta”的需求的产品。

▲图:爱聚科技XMeta元宇宙数字空间与NFT系统数据、资产互通

我讲的这些只是元宇宙营销的基础部分。真正在实践时,客户会偏重某一部分。比如有些更看重在虚拟空间当中如何表现企业文化、企业产品与企业服务,也有更侧重从数字藏品、虚拟人角度去构建与用户沟通模式创新的客户。但不管哪种侧重点,未来人货场都会随着主流消费者的变化做相应改变。

也借助于咱们这个平台进行小小的呼吁,所有想与年轻人走得更近的品牌,都应该关注元宇宙发展的方向。

XMeta联盟:当下外界对NFT、元宇宙、Web3.0褒贬不一,那这个行业目前技术发展到哪一步了?基础建设又处在什么水平?

马国良:其实这种对行业的不同观点很常见。原因在于入局的很多玩家是从鼓吹概念出发,落地的产品并没有真实解决痛点。

从今年到明年,我认为会发生很大的变化,我们有些客户是被其他元宇宙产品服务过的,之所以还会找到我们,在于他们接触的产品并没有那么落地,与我们合作之后,他们会找到新的期待。

谈到我们公司的创新,我觉得说是基于现有的技术,去看哪一些客户、哪一些场景是可以真实被我们服务的。哪一些场景需要技术继续迭代,比如有些客户需要更强的沉浸感,有些客户需要更复杂的解决方案,目前的创新是找解决方案和痛点,而这也是我们公司的核心方向。

比如有个客户想办潮玩展,借助于元宇宙空间,他们可以照常举办,不会受疫情影响,也可以为他们降本增效。整个场景也可以无限放大,因为是在云端,对于参展方而言,节约了搭建成本,对于C端来说,可以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。对于整个模式来讲,都可以降本增效。

对于其他场景,比如元宇宙社交、剧本杀,可以借助空间感,解决年轻人的社交需求。社交也是,比如怎么互动、娱乐、数字化呈现嘉宾的信息,通过游戏化方式,让双方快速相互了解。更多是用一种共创态度,去挖掘用户需求。

XMeta联盟:社交场景可以展开讲一下吗?是两个虚拟形象在社交互动吗?

马国良:我们的元宇宙社交通过互动、视频和游戏让每个人的个性得以全面的展示,大家彼此熟悉后还可以一对一私聊深入沟通。元宇宙社交其好玩的形式让人更有参与感,效率也更高,同期几十人一起能够结识很多优秀朋友。传统线下社交如果彼此不合适还要左右为难尬聊,而线上完全避免了这种尴尬,大家前期是在轻松友好的氛围交流,没有负担,整个感情推进的流程很合理,也很高效。

虚拟数字空间里也会有不同主题的布局,可以是小清晰,可以是科技风,也可以是充满浪漫气息的西湖岸边、樱花树下,是根据客户需求搭建不同风格场景。我们在互动环节,也会给相亲对象提供一些白板功能,让彼此去共同创作,画出自己眼中的对方,以便拉进双方关系。

03 行业有噪音,但终会减弱

XMeta联盟:NFT、元宇宙毕竟属于很新的行业,其实国内外是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复制的,基本是靠咱们自己摸索,那在发展过程中,爱聚科技有遇到什么困境吗?怎么解决的?

马国良:过去一段时间对于NFT、元宇宙、Web3有很多噪音,大家会认为有很强的泡沫。这其实是真实的评价,过去几年有很多偏向概念的应用让大家去尝试,尝试后大家觉得“不过如此”,但我个人认为今年或者明年,噪音会变弱,会有各种各样的元宇宙应用出来。一定会筛选出解决了问题的产品和应用。

比如爱聚科技NFT元宇宙业务,尽管时间不长,但已经做了近200家平台客户,给客户提供各种NFT数字藏品交易、元宇宙空间互动的技术方案。而这种场景是能解决问题的。甚至有些大厂的尝试是不是一种倒退,我个人认为并不是,之前确实有ARVR浪潮,但是现在有元宇宙这样一个愿景,过去的技术就有了新的更强的落地场景。

因此我们也呼吁这个行业从业者,能挖掘客户真实的需求,做一些真正能够落地的项目。

XMeta联盟:其实现在有很多大厂也在入局NFT、元宇宙,不管是大厂还是像咱们这种创业公司,大家都在黑夜里摸索,摸着石头过河,我们如何判断我们做的事情是正确且长远的呢?

马国良:目前能判断是不是正确,要看两点,第一是客户愿不愿意付费,如果不愿意付费,说明它不是真实需求,其次是看有没有复购,有复购说明是相对真实的需求。怎么长远?目前还给不出特别好的答案。

聊到大厂和创业公司,其实在目前这个创业阶段来讲,对于NFT、元宇宙的探索,依然处于非常前期的阶段,大厂可能更多服务复杂的场景,但是譬如蚂蚁的鲸探其实也是跟我们算是同一批NFT创业公司。

而爱聚科技是有很强的切入点,我们目前XMeta元宇宙服务的场景更偏向交易和娱乐型。娱乐是最遵循人性的。因此我们做了很多的演唱会、剧本杀、嘉年华,甚至各种各样的展会。我们发现在虚拟空间演出这件事情本身会带来很多新鲜的东西。过往线下演唱会,嘉宾和粉丝之间很难有更多互动,虚拟空间中,有机会产生更多交互。

从娱乐出发,基于团队基因,也更符合人性,从这个领域出发,然后争取切入更多场景。

04 早入局和大厂站在同一思考维度

XMeta联盟:不管是NFT、Web3还是元宇宙,没有成功的经验可以复制,我们都在探索属于我们自己的道路,在这个过程中,有没有遇到绊脚石,比如来自团队稳定性、对需求判断上、在技术创新上,等不同方面?

马国良:特别好的问题。尽管目前有一些海外产品在前面走,但我们没办法完全按照它们的去做。举个例子,疫情期间国外很多做元宇宙远程办公的产品。而在国内其实需求没那么旺盛,因此需要按照国内情况去探索。

其他痛点更多是说行业太早,你需要去教育用户,而这个成本事实上是很高的。这个其实是无解的。因此需要更早切入进去,才能看到更大的机会。某种意义上,我们和大厂的思考在一个高度上。

团队层面,作为创业公司,我们团队大部分是共事过的朋友,相互之间是有信任感的。未来我们能够吸引到更多优秀伙伴。也希望通过咱们平台,能有更多人看到并愿意加入进来。

XMeta联盟:之前行业有一个共识,即Web3、NFT、元宇宙是一个颠覆性机会,但未来独角兽出自于大厂还是创业公司,这个其实是未知的。

马国良:首先这是一个很大的赛道,行业中下游都有机会,有平台类机会,也有垂直类机会,大厂更多是从平台类思维出发,像我们更多是做场,做空间的解决方案。对于创业公司,找准一个点,切入足够深,最后谁能跑出来,未可知,因为有大平台机会,也有创业公司破坏式创新的机会。

未来的发展一定是多家竞争,每家都有自己的空间。

XMeta联盟:这个行业目前玩家众多,赛代逐渐拥挤,咱们会感到焦虑吗?

马国良:焦虑肯定会有,但激情大于焦虑,原因在于行业太新了,没人知道怎么做是正确的,因此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要足够快,这个“快”指的是迭代的速度足够快,因为只有这样,就有机会去验证更多,这种认知上的差距,会在以后与其他玩家拉开更大的差距。

这也是我们团队发展到现在相对有优势的地方。我们对切口看得很清楚,目前只做这方面的验证;其次我们团队足够快。

XMeta联盟:我们知道爱聚科技已经十周年,那咱们接下来对爱聚科技3~5年的展望是什么?在商业上的期盼,比如独角兽公司,10亿美金俱乐部,这方面有什么愿景吗?

马国良:我们是一个踏实的团队,不玩概念。未来3~5年,我们先要把自己的产品做好,目前我们有爱聚NFT系统、爱聚π链区块链、爱聚XMeta元宇宙系统及行业联盟等产品线,再者,把虚拟活动这件事情做踏实,过程中形成针对不同行业的系统化方案。拉长到五年时间,我们希望能成为大家的选择,未来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创建属于自己的元宇宙空间,建立和不同人之间的链接。

而独角兽公司,其实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估值、价值判断来自于市场层面,我们还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情,但未来元宇宙行业肯定会优胜劣汰,这是一条又长又宽的赛道,我们要做的是去寻找真实的用户和真实的场景。

来源:XMeta联盟
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